风险提示:请理性看待区块链,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不要盲目跟风投资,本站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深度 | 《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系列之五:爆发前夜的资产流动和结构重组

加密谷Live
2019年06月21日

作者 | Remi Gai

来源 | 八维资本 8dcapital

本文原载 hackernoon,作者 Remi Gai 为八维资本(8 Decimal Capital) VC
Associate,深入浅出的从历史维度对互联网和区块链的发展史进行了比较,要点突出,叙述节奏紧凑,对梳理加密经济发展脉络非常有价值。

系列文章共 5 篇,加密谷经授权刊载,此为第五篇,也是本系列最后一篇。

前文回顾:

深度 |
《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系列之一:早期的成功产品

深度 |
《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系列之二:颠覆性公司的起源

深度 |
《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系列之三:早期的挑战

[深度 |

《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系列之四:](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UwOTc4MzYxNw==&mid=2247492084&idx=1&sn=c5155eed26fe8582797a94d982f6dce7&scene=21#wechat_redirect)新概念崛起时如何估值?

我们正处于 1994 年吗?

1994 年初期,当时 Netscape 的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正身处硅谷,他认为他已经完全错过了互联网的发展机遇,因为 1990-1991 的短暂衰退严重打击了科技行业。

区块链当前所处的阶段最类似于 1994 年的互联网革命。那年,我们发明了 TCP / IP 、HTML 和 FTP ,这些技术对
Netscape (1994)的诞生以及后来的 Facebook (2004)和 Airbnb (2008)的出现有着深远影响。

在区块链中,我们仍然在发明模块和工具,这些模块和工具允许我们进行分布式计算、保护隐私、管理身份 、提高可扩展性等 ,突破性的 dapps
已经出现并将在未来几年持续涌现。

技术革命和金融资本的 Perez 技术浪潮周期

尽管在数字货币熊市期间出现了很多负面新闻,但要意识到我们仍然处于行业初期,而泡沫过早出现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 尽管很多产品和技术尚未发布,但通过首次代币发行获得了流动性;

  • 由于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现在世界变得更加紧密 ,这可能加速了炒作的传播,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全球形成泡沫。

但是从技术的角度来看,我们仍然处在 Perez 技术浪涌周期的“酝酿”(Gestation)阶段 ,“应用”(Installation)阶段还没有出现。

由于此前的市场狂潮并没有推动技术进入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个转折点包括“基础设施得到显著改善,具备可复制的商业模式,为技术的应用提供可行的路径”。

互联网用户的增长 vs 数字货币用户的增长(预测)

目前用户对数字货币的采用与 1994 年互联网的采用情况极为相似。

在 1994 年的 24 年之后,地球上超过一半的人口通过互联网生活。我们可以预计,数字货币领域也会出现类似的增长轨迹,可能会以更快的速度发展,因为世界现在更加紧密相连,而且在过去几个世纪里,新技术的采用速度将更快。例如,为了达到对全球市场 25% 的渗透率,电力花了 46 年,电话花了 35 年,电视花了 14 年,网络花了 7 年。因此,我们估计,数字货币可能需要 15 年时间达到我们今天使用互联网的水平。

从资本角度来看,互联网和区块链革命期间投资的资金规模也大不相同。

1999 年美国互联网创业公司流入的风险资本为 356 亿美元,
在 2000 年互联网泡沫的高峰期,纳斯达克的市值约为 6.5 万亿美元;而从 2017 年通过代币融资进入全球区块链公司的风险资本为 10 亿美元,而 2018 年初数字资产的全球市值为 8000 亿美元。

互联网泡沫只发生过在美国,虽然数字货币泡沫是全球性的,但互联网的资本投资规模更大, 这是因为:

  • 互联网牛市与已有的长期股票牛市相互促进,华尔街和散户投资者已经做好了“热身”,进入新的高回报的 IPO 热潮 。

  • 大量资金来自婴儿潮一代的累积财富。这代人大约 40 多岁,正在管理自己的退休储蓄金,而且对经济危机没有太多记忆。

相比之下,数字货币投资者主要由千禧一代主导,其资本少于老一代(千禧一代:41%,X 一代:24%,婴儿潮一代:18%)。此外,机构投资者对加密货币投入的资本金额相对较小,中国和印度等人口众多的国家的机构投资者都没有参与。

区块链革命:市场、技术和公司的演变

从这些角度来看,我们应该预计未来几年会出现另一个泡沫或泡沫,因为“成功和可复制的商业模式”将在分散的 dapp 应用中被发觉,更大规模的机构资本流入行业,
类似于 1999-2000 年互联网革命期间发生的事情。

我们可以预期数字货币市场的总市值最终将超过 10 万亿美金,因为它将结合效用通证(从 dapps
中获取价值),证券型通证,公用事业通证(如果该模型在未来仍被证明是可行的),以及数字货币(如果作为数字黄金的等价物,BTC 可以达到 1.8 万亿美金)。

总体而言,我们认为我们仍然处于区块链技术周期的早期阶段,类似于 1994 年互联网革命时期,我们预计未来几年会出现更好的市场行情。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Consensys 创始人 Joseph Lubin 和 Blockchain Capital 合伙人 Jimmy Song

在讨论关于采用 dapp 程序

在当前的市场低迷时期,区块链和数字资产行业需要一些成功的案例来让人们重拾对技术的信心。

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人们逐渐愿意再次相信互联网,这是因为新一波的互联网初创公司开始找到自己的立足点,Netflix 和 PayPal
的成功减少了一些不确定性,缓和了泡沫对人们的打击。

在区块链世界中,我们仍在寻找可以证明价值区块链技术和分布式应用程序(dapp)的成功用例,以帮助行业恢复信心。

Consensys 的创始人,也是 dapp 领域的卓越领军人物 Joseph Lubin
此前声称,“如果你可以通过我的眼睛看到未来的风景,你必须戴上墨镜遮挡它的光芒”。

Ĵoseph Lubin 非常强势的宣称,未来将是分布式的,而其他人物,如 Jimmy Song 从 Blockchain Capital
仍然对今后几年内分布式应用的发展抱着怀疑态度。

到目前为止,区块链产业里的独角兽仍是那些具有传统商业模式中心化治理的公司(Coinbase,币安,Circle 和比特大陆等)。

传统的公司治理模式仍有利于加密货币生态系统的发展 ,但我们也已经看到 BTC、以太坊这样的分布式公司和 DAO 组织以及 dapp 正在取代传统的中心化公司。

区块链革命的上一阶段和未来阶段

我们目前正在过渡到区块链发展的第五阶段,在这一阶段,人们正在探索跨行业的区块链应用以及区块链可扩展性解决方案。

在第一阶段,在 2009-2012 年期间,BTC 作为一种新型的数字货币和概念验证产品被发明,第一批用户由核心技术人员和密码学专家组成,他们在
bitcointalk.org、reddit 等各种论坛中挖掘和推广数字资产。

在 2013-2014 年的第二阶段,随着媒体报道的增加(尽管许多媒体都是负面新闻),诸如交易所、钱包、托管和支付解决方案等基础设施开始增加。

2015-2017 年的第三阶段,更侧重于围绕金融用例的真实应用,如汇款、小额支付、跨境支付。

随着与以太坊的智能合约的出现,我们进入了第四个阶段,在这个阶段,我们正在探索金融以外的用例,新的筹资工具在这个阶段成为了一个杀手级的应用程序。

在第五阶段,我们预计将出现成功的 dapp 和资产上链案例,让人们重拾对该技术的信心,并改进区块链的可扩展性、隐私、数据存储、互操作性、托管和应用的用户体验。

在第六阶段的后期,我们预计将看到 dapps 的颠覆式发展,与分布式应用和 Dropbox、Facebook、YouTube、Airbnb
等集中式互联网垄断企业形成白热化竞争,消费者能够深度参与其中并在数字经济中获得更多的权力。

另一方面,成功的 DAPP 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推出,因为分布式应用程序生态系统收到的资金比协议曾少得多。

在互联网泡沫时期,大部分资金投入到了构建应用程序(雅虎、eBay、亚马逊等),而协议开发者(TCP/IP、HTML、FTP)则是研究人员,他们几乎没有得到任何报酬,而非营利组织则经常处理这项技术的后续迭代。

然而,在区块链领域,我们看到了相反的情况,大部分资本流入了处理协议开发的私人公司(以太坊、NEO、Icon、本体等),许多区块链工具没有从代币募资中获得资本。不成比例的资金分布可能会减缓分布式应用程序的总体开发和发布。

跨越鸿沟(Crossing the chasm),Geoffrey Moore 创造的一个术语

总的来说,就全球采用而言,数字货币和区块链的采用者仍在全球人口的 2.5% 的“创新者(Innovators)”范围内。

目前,全球大约有 40 亿互联网用户,我们正在进入互联网技术采用的“后期多数(Late Majority)”阶段。

下一个区块链泡沫可能会带来加密货币的“早期采用者(Early
Adopters)”,而“鸿沟”可能会在大型面向消费者的公司(星巴克、Facebook、沃尔玛等)和金融机构(富达、纳斯达克、高盛等)的帮助下被最终跨越,这些公司已经开始探索机会,并拥有庞大的用户基础和对传统玩家的影响力。

例如,Facebook 已经推出了一种解决方案,允许在其应用程序 WhatsApp
等平台上支付稳定币费用。该公司在金融服务领域的发展潜力很大,拥有超过 2 亿用户,在印度拥有庞大的用户群,在汇款方面居世界领先地位。世界银行(World
Bank)称,2017 年,人们将 690 亿美元汇回了印度。

我们还看到了三星和 HTC 已经在开发硬件,并通过在其智能手机产品中引入内置数字资产钱包,为下一波采用做准备。

此外,我们还看到了机构方面的心态转变。特别是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耶鲁大学和达特茅斯学院等学校基金会的参与,这些机构正开始投资数字货币领域。

最近,资金管理规模达 4000 亿美元的养老金和捐赠基金管理公司 Cambridge Associates 已经开始建议客户考虑长期投资数字资产。

此外,由洲际交易所(ICE)创建的项目 Bakkt,此前筹集了超过 1.825 亿美元的资金,使消费者和机构能够购买、出售、存储和消费数字资产。

这类举措将进一步推动全球从机构层面采用数字资产,帮助弥合代际鸿沟。

总之,我们还处于区块链技术周期的早期,类似于互联网革命期间的 1994 年,我们预计将出现更多的资本流向 dapps 生态系统。

我们预计,在未来几年内将发布更多的区块链项目和 dapps
,其中一些将成为突破性的项目,逐步让人们重拾信心。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已经开始越来越多地参与到这一新兴领域,并有可能吸引大量的消费者和投资者,帮助弥合鸿沟,为大规模应用打开大门。

我们仍然看好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并对未来充满信心。(全文完)

Remi Gai 作者

   Roy   **排版**

内容仅供参考 不作为投资建议 风险自担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严禁转载

本文转自公众号“八维资本 8dcapital”

原标题为《八维资本|《互联网 vs 区块链革命》系列之五(终):

我们是在 1994 年吗?下一步该怎么办?》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如需报道或加入交流群,请联系微信:VOICE-V。

评论0条

加密谷Live

简介:分享区块链领域专业、前沿、有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