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提示:请理性看待区块链,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不要盲目跟风投资,本站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CoinVoice官方立场无关

Ava Labs创始人Emin Gün Sire:雪崩协议将是未来,会成为区块链领域的以太网

链声黑板报
2021年07月08日

2008年,中本聪在网上发表了一篇开源论文,介绍了一种新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它最初的价值还不到一便士,但现在每枚比特币的价格已经最高飙升至6万多美元。

比特币经过了10多年的稳定运行证明了它的安全性、去中心化等众多优点,不过中本聪共识也因为它的吞吐量不高一直饱受诟病。

在每个人都陷在中本聪思维的桎梏之内的时候,Emin Gün Sire,一个比中本聪更早接触比特币工作量证明机制的专家始终致力于分布式系统和共识协议的研究,在发现中本聪共识不足以支撑区块链世界的需求时,他苦心开发出Avalance(雪崩协议),以将世界上有价值的东西全部数字化,引入区块链,并提供可扩展性和高性能。

2021年7月6日,Cointelegraph中文邀请到了Ava Labs 创始人兼 CEO Emin Gün Sire做客线上王牌访谈栏目Focus,由Cointelegraph中文CEO&联合创始人Vadim进行专访。

Emin Gün Sire在活动上透露,第一次读中本聪白皮书,那就像自己的初吻,难以忘怀。就像其他学者一样,自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中本聪有没有引用自己的作品。最后Sire发现中本聪并没有这么做,甚至也没有引用其他业界人士的文章。

嘉宾精彩观点:

1.区块链领域需要一个可扩展的、速度快的协议。无论是发起交易,还是确定交易,速度都应该快起来,同时,吞吐量也应该很高。先前的所有协议,无论是中本聪协议,还是之前的经典协议,都离这个目标十万八千里,无法满足这个新兴世界的需求。

2.雪崩协议不是和比特币竞争,比特币想要成为世界上的储备货币,这不是雪崩协议的目标,这个目标很难实现。雪崩协议也不和以太坊竞争,以太坊是一个通用计算平台,而雪崩协议的目标是将所有资产数字化。

3.和所有技术一样,一项技术终将被取代,我们一直遵守中本聪提出的愿景——区块链是将所有资产进行数字化的绝佳场合。我们一直遵守这一愿景,并在这一愿景上进行发展,我们采取了他的技术观点,进行了相应的改变。

以下是Cointelegraph中文整理的访谈内容:

Vadim:首先,请自我介绍一下。

Emin Gün Sire:我是为数不多的比中本聪还早进入这行的人,在区块链被命名为区块链之前,在区块链火起来之前,我就入行了。2002年,我跨入区块链行业。那时候,文件共享系统出现了一个问题。作为点对点系统,所有人都应该贡献资源,每个人在下载文件的同时,也应该上传文件,但是人们还是倾向于索取,而不是付出,这对于当时的点对点系统来说,是一个大问题。我就想,让我们引进神奇的网络代币,让我们创造神奇的东西。

要想下载文档,你必须拥有网络代币。如果你太自私的话,你的代币就会消耗完。要想重新获取代币,你需要贡献资源。为此,我创立了Karma系统,以满足网络代币需求,这是工作量证明(PoW)的首次实践。Karma用户通过解决加密谜题来赚取代币。

关于Karma系统的论文于2003年发表,大家可以去查询相应的学术记录,那篇文章在学界广为引用。当然,相较于比特币,我缺了一些东西。澄清一下,中本聪晚于我(入行)。他很聪明,他改善了Karma,将共识协议融入了创建代币的过程中,这是极其聪明的一步,提升了激励制度,也是共识协议的第二次突破。在分布式系统的历史中,中本聪实现了一大进步。

同时,他的愿景也和我不一样。我当时只是想将Karma用作点对点系统,而他想到了比特币,他的愿景更加宏伟,更加精密,他想替代美元。

我们的想法大相径庭。但是,他创造比特币的时机非常好,正好是在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而我则是在911事件之后创造了Karma。那时作为一名年轻教授,有些年纪高的教授对我说:“这是一个很不错的课题,但是你拉不到资助,因为美国政府不可能资助这类项目”。于是,我就结束了这个想法,但是Karma在学界广为引用,是一个非常知名的系统。自那之后,Karma知名度也在不断提升。当然,从之后兴起的加密货币中,我也有很多收获。

Vadim:很多年前,区块链、比特币还没出现的时候,你就做了类似的事情。当你第一次接触比特币,第一次听说比特币的时候,你是不是收到了比特币白皮书?

Emin Gün Sire:不,我并没有单独收到白皮书。中本聪没有引用我的作品,他提出自己的观点,与我的作品无关,这很有意思。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读中本聪白皮书,那就像我的初吻,难以忘怀。那时候,我觉得中本聪的想法很棒,很不错。但是,就像其他学者一样,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他有没有引用我的作品。我就去找,我发现并没有,也没有引用其他业界人士的文章。我就在想,中本聪或许不是一名学者,他不了解学术,不了解该领域的学术作品。我就在想“好的,虽然他没有引用我的作品,但他的观点确实非常棒”,我想验证他的想法是否正确。

我和Ittay Eyal(博士后、以色列理工学院教授)决定仔细研究中本聪的的共识协议。关于比特币的一切,人们都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正确的,而中本聪并未提供相应的证据来证明。

因此,这是一次很好的学术实践机会,来验证这些声明。我们仔细地研究中本聪的论述,发现了一些不一样且微妙的事。我不相信他的论述是正确的,因此我就开始了调查,并于2013年发表了相应的报告,提出自私挖矿(selfish mining)的概念。这是中本聪一个很大的疏忽,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他的协议并不满足激励兼容,也就是说,你可以按照中本聪说的做,你可以按照他的方式来挖矿,但如果你不想这样的话,那么你可以尝试自私挖矿。Eyal和我发明了自私挖矿,这样你可以挣到更多的钱。

我们于2013年推出自私挖矿。你可以想象到之后发生了什么,所有人都讨厌我们,说什么的都有,死亡威胁纷至沓来,整个社群都不信任我们。他们所有人联合起来,贬低我们,说我们是错的,有些人甚至想要证明自私挖矿是错误的。

但所有人的尝试,都再次佐证了我们的观点。他们每个人都因此改变了立场,说“这个家伙是对的,PoW系统确实存在自私挖矿这一漏洞”。

中本聪的观点有点夸大,需要发生细微变化。与PoW系统打交道的人们需要意识到这一新的威胁,他们要时刻准备好面对自私挖矿。

我从被整个比特币社群讨厌,到突然之间被邀请到所有比特币会议。因为显然,我们做了一件大事,自私挖矿论文是引用第二多的文章,无论是在比特币文献范围内,还是在比特币领域,仅次于比特币白皮书(比特币领域引用最多的文献)。

(比特币)白皮书将我带入加密领域,读完白皮书后,我开始仔细研究比特币,研究加密货币领域的去中心化。我开始关注可扩展性,为闲置的资金增加安全保障。因为交易所不断流失钱财,为此,我们发明了新的机制,叫做“保险库”,这被引进了比特币来保护人们的资金,避免被交易所偷去,或者说被电脑偷去,这是我研究的主方向。

自那之后,我开始研究第二层协议。我研究的范围很广,包括如何减少交易费。最近,我一直在研究雪崩协议以及随之而来的Lightweight共识协议。

Vadim: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雪崩共识和Avanlanche区块链平台的?这个项目有什么不同呢?

Emin Gün Sire:大概在五年前,我开始研究与Avalanche有关的课题,那个时候只限于学术领域。具体来说,当时,整个行业的协议都不多,激励系统也仅存在45年。在这45年中,有35年学术界关注的都是如何建立共识协议,但这项工作的范围非常小。中本聪应运而出,他带来了35年来最大的突破。他说:“听着,别听那些学者的。利用PoW进行挖矿,你会拥有更多财富。”那是一个绝佳的观点,他提供了一种可能性保障,与先前的保障一样好。通过灵活运用,他成功地扩大了挖矿和区块链的规模,让其拥有了更多的受众,变得更加开放。

但是众所周知,比特币本身存在一些性能问题:比特币确认交易的速度很慢、吞吐量低。为此,比特币需要第二层协议来解决这些问题。

5年前,我们开始研究新的协议,以此解决不同的问题,这就是雪崩协议的不同之处。我们需要一个可扩展的、速度快的协议。无论是发起交易,还是确定交易,速度都应该快起来,同时,吞吐量也应该很高。我希望可以支持世界上的所有资产,不仅仅是货币,而是所有资产,包括房子、汽车、物联网、小额虚拟债券、公司票据等等。我们希望区块链能拥有这一功能。因此,区块链需要巨大的扩展性。

因此,我们认为世界需要这么一个协议。先前的所有协议,无论是中本聪的协议,还是之前的经典协议,都离这个目标十万八千里,无法满足这个新兴世界的需求。除此之外,每个人都陷在中本聪思维的桎梏之内,这种思维并没有得到很大的改善,人们没有提出任何新主意,依旧建立着这样的系统,只有一种代币、一个网络、一个虚拟机以及支持这种代币的单一脚本语言,但雪崩协议首次支持多个虚拟机,非常灵活,而且,这个系统首次让你同时控制网络。这意味着什么呢?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定制专属区块链,针对特定地区、特定用户专属定制。

如果有企业想要将其资产数字化,可以来找我们。通过创建特定的良好控制的子网,我们可以建立一个专属中国、欧洲或者美国的子网。雪崩协议并不是一刀切的解决方案,而是能够为不同地区的用户进行定制,这是雪崩协议带来的第二大突破。

第三个,同时是最后一个突破,那就是治理;雪崩协议速度快、灵活,而且是社群驱动,重要的决定都是由系统内的用户共同做出的,这也就意味着系统会做出相应的调整,随着时间做出相应的改变,这取决于用户的需求,这三大突破是非常独特的组合。

Vadim:相较于以太坊、不断发展的Solana、NEAR协议,以及Polkadot,雪崩协议最大的不同是什么?是什么让雪崩协议与众不同?

Emin Gün Sire:首先,NEAR协议主要是由行业从业者开发,这些人一直待在这个领域。他们声称NEAR协议很快,但雪崩协议速度是它的五到十倍。对于开发者来说,NEAR协议较容易使用,至少设计如此,雪崩协议也易于使用,但速度是两者的不同点。

Solona受众小。作为区块创建者,Solana需要的机器非常硕大。这些机器中央处理器速度非常快、拥有大量内存,以及高速盘。Solana的大数据需要借助高速运转的机械,而雪崩协议的速度最终是它的十多倍。据我了解,Solana是传统协议中推行最快的协议。传统协议是指大概十年前激活的协议。Solana开发者手艺精湛,他们快速推动协议家族的发展,但是Solana扩展不足。相反,如果你使用雪崩协议,你将获取更快的速度,而不需要使用硕大无比的机器。这两者实现共识的算法不一样,这是一个典型的智取胜蛮力的例子。相比于利用各种低级编码增速,这也彰显了优秀算法的高级之处。

Polkadot和我们很相似。它的平行链,和我们的雪崩协议很像。雪崩协议有子网,Polkadot有平行链。但是Polkadot只有一百条平行链,而雪崩协议有无数个子网。我们认为不应该限制子网的空间以及子网的能力,相信每家企业都想拥有单独的区块链,每家企业都想拥有单独的子网。如果对此加以限制,只能提供一百个子网,那么这样仅仅只能覆盖部分用户。相反,我们想要覆盖大批用户、无数用户,这就是Polkadot和我们的不同之处。另外一点就是,Polkadot目前不支持以太坊虚拟机,而雪崩协议完全支持以太坊虚拟机。我们发现,一些Polkadot的用户开始转向了雪崩协议,他们想要速度快的链,他们需要使用以太坊虚拟机,但是Polkadot没有做出相应的改变,帮助不大。

我很喜欢以太坊,这个系统非常棒。以太坊是一个通用平台,是一个很赞的系统,它将图灵完备性融入脚本语言中,赋予开发者随心所欲的能力,这是一个很不错的试验。但是以太坊是基于PoW模式的虚拟货币,吞吐量非常有限。结果,以太坊成了计算机网络,主要用于机器人交易,人们在上面与不同的做市商进行套利交易。这也解释了以太坊贵的原因,机器人效率极高,机器人们通过交易游行于链之中。特别在牛市的时候,有大量需求存在,交易手续费会额外高昂,而且将一直居高不下。另一个不同之处,以太坊在比特币的基础上进行了创新,它将图灵完整性融入了脚本语言,这很赞。雪崩协议通过相同的方式扩展了网络层,允许人们控制网络,和以太坊与脚本语言的关系一样,我也可以编程网络,这是一大进步。很多人可能还未意识到为什么需要这个功能,这个功能有什么好处?这对兼容区块链至关重要,可以实现独自运行,可以创建不同功能部件,同步运行。这样的话,人们就不需要在同一个区块链上争夺空间。以太坊只是一条链,而雪崩协议可以同时支持多条链,我们可以为NFT创建一条特殊的链,为DeFi创建一条链。我们可以在雪崩协议上任意创建需要的链,雪崩协议可以支持大多数的以太坊虚拟机,可以同步支持多个用户,而不需为争夺空间而相互为敌,这是我们降低交易费的一个小窍门。

Vadim:现在非常流行跨链协议和解决方案,设想一下三年后、五年后,或者十年后的情景,未来或许有更多的协议和区块链出现,你认为它们会拥有用例吗?或者说,一个协议独霸市场,其他的不成威胁?

Emin Gün Sire:我认为,这些协议短期之内都会存在,区块链消失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我刚刚提到的那些协议并不会消失,它们会存在于世。当然,某些满足市场需求的链会不断发展。那么市场需要什么呢?市场需要灵活性,需要可以随时做出改变的系统。它不需要静态的系统,如果你有这样的系统,那你将无法对外界环境做出反应。

如果你能满足市场需求,满足三大要素(规模、性能、灵活性),能够进行改变,那么你的前景大不相同。

雪崩协议存在的时间较短,但在短时间内,很多人选择了我们。我们的锁仓价值上涨了,与大量的DeFi项目开展了合作。我们合作的DeFi项目很多,差不多50到150家,每周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

开发者也开始加入我们,因为他们喜欢我们的性能,他们喜欢便宜进入区块链空间,这是一个很棒的环境。同时,我认为一些链将不断发展,取代其他的链。在我看来,这很像互联网的历程。互联网发展的时候,有各种各样疯狂的技术,有分组无线电、数据元件、以太网等等,应有尽有。突然,其中的某一样正中市场需求,那就是以太网——两个人之间的联系需要经过重重以太网。那么,那些像以太网一样能够涵盖大范围、且能够量身定做的系统将独占鳌头。

我可以自豪地说,雪崩协议很灵活,可以量身定制。

Vadim:雪崩协议的生态系统怎么样?什么时候迎来飞速增长呢?

Emin Gün Sire:我对我们的社群很满意。要说我以什么为豪的话,那就是我们的技术。我们拥有的不同用例、不同合作伙伴,这让我非常激动,目前,我最喜欢的还是我们的生态系统,我们的开发者系统非常强大。那些了解区块链技术的开发者都会自然地被吸引到雪崩协议中,因为他们能够认识到这个系统有点不同,并没有重复以前那些老旧的东西,也不是其他链的中心化版本。其实,雪崩协议比任何链都要去中心化。

同时,我们的DeFi生态系统也很强大。雪崩协议生态系统上有很多自动做市商以及DEX。有些DEX即将在雪崩上推出,提供独一无二的功能。通过发挥雪崩协议的作用,它们每一个都推动了去中心化区块链技术进步,雪崩协议有着独一无二的功能,我们很期待即将上线的DEX。

同时我们在和Aave、Compound等借贷协议,以及和所有想要复制这些功能的企业洽谈。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合作伙伴,我可以一直列举下去。我们合作的DeFi项目先不谈了,但这些项目即将上线。一些稳定币将在雪崩协议上线。发行商Tether将在Avalanche平台推出稳定币。我们在和Circle洽谈,和其他稳定币洽谈。

我们和一家大型NFT提供商开展了合作,与一家拥有大量知识产权的企业开展了合作。它们想利用雪崩协议发行NFT。当然,我们的合作伙伴还有私企,商讨子网的运用问题。这些企业可以拥有独立的子网、专属的子网,涵盖的范围包括物联网服务,企业债券以及在雪崩协议系统上推出的电子资产。

对于那些我没有提到的项目,那些在雪崩协议上运行的伙伴们,我向你们致歉,很难在仓促之中提及所有人,但我们的合作伙伴真的很多。我非常开心地看到接受新技术的社群在快速壮大。

Vadim:你刚刚提到,DeFi是你们实现目标的加速剂。DeFi,也就是我们所指的去中心化金融,是否是规则改变者,传统金融的致命对手呢?

Emin Gün Sire:我就在华尔街旁边,从窗户望出去,我可以看到华尔街。每天,我都渴望能够看到华尔街的基础设施被更好的东西替代。那么DeFi好在哪呢?

传统金融的系统运作主要是在一切运行正常的前提下,进行操作和审查,这完全可以。但美国的传统金融发生了什么呢?每年都会发生一些错误,而每五年,都会发生一个巨大的丑闻,巨大的错误,这个系统存在一个巨大的问题。

我可以举出很多例子,一个最佳的例子就是Dole食品公司。在美国,这家公司原本发行了3700万的股票,人们纷纷去认购股份。人们去登记的时候惊奇地发现它有5300万的已发行股票,而这家企业原本只有3700万股票。经过事后调查,人们发现盘后交易的时候多个系统同时运行,调节程序崩溃了,操作出现了问题。神不知鬼不觉地,华尔街将Dole的股票复制了,这是华尔街不应该犯的错,这是他们犯的最大的错误,他们都没法追踪一支普通股票已发行的股票量,所以金融系统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我们可以重新定义金融结构,创建可以支持灵活性的实用性系统,创建可以支持行为订正的实用性系统,这样的话,你就无需在事实后核查,因为你想要的操作都在系统之中,这就是我们的追求。我们想做的并不是和比特币竞争。比特币想要成为世界上的储备货币,这不是雪崩协议的目标,这个目标很难实现。我们也不和以太坊竞争,以太坊是一个通用计算平台,而雪崩协议是一个极具灵活性的平台,同时支持多个用户。

我们的目标是将所有资产数字化,将一切变得数字化。世界上存在价值72万亿美元的资产,我希望这些资产都能出现在雪崩协议上,这就是我们的使命。相较于其他协议来说,我们与众不同,我们的目标更加宏伟。我们的目标包括将世界上有价值的东西全部数字化,并引入区块链。

Vadim:DeFi比较新,很人多刚开始接触它。对于这些新人来说,你有什么建议吗?

Emin Gün Sire:这是个好问题,我之前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我有一个担忧,新人以为DeFi就是以太坊那样,交易速度慢,15秒只能完成一笔交易。你每次点进Metamask钱包,看着那个圆圈转动15秒,我相信你都会摇头,你知道这有多糟。每个做过这件事的人,都知道这有多糟糕。你会注意到的第二件事就是,你最想要使用这个系统的时候,价格昂贵。比如危机发生了,你想将钱取出来,或者说机会来了,你想进入这个领域,那么,你通常要支付大笔的费用。我朋友曾经就花过大把的钱,仅为以太坊上的单笔交易,就支付了成千上万美元。为此,他们转向Uniswap。突然之间,Uniswap的交易费也涨得很高。这些协议本是为了打开金融市场,应该更加便宜,覆盖世界上大部分人。

我知道很多人玩不起DeFi,因为DeFi太贵了,Uniswap很贵,以太坊普遍也很昂贵。我对这些人的建议就是从以太坊开始,了解相应的知识,随后转向更加高级的平台,这些平台价格更加合理,速度快,眨眼功夫就完成了交易,我推荐大家都来试试雪崩协议。

Vadim: 比特币已经发展了10多年了,你看尽了该行业的牛市和熊市,你怎么看待这场即将到头的牛市?你认为该行业的未来依旧乐观吗?你有什么看法?

Emin Gün Sire:我很乐观。我有一个优势,那就是作为康奈尔大学的一名教授,同时,作为IC3的负责人,那些想进入加密领域的人都会来咨询我。政治家们曾经向我们咨询,大概6、7年前,政治家们打电话给我们,询问加密和区块链的问题。一年前,中国开始关注区块链,几乎所有的中央银行都给我打过电话,所以我早就料到中国央行推出法定数字货币的举措。央行工作人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和该领域专家进行交流,了解相应的知识,弄清他们需要关注的安全因素,所以我早猜到了他们的行动。一年前,我开始接到对冲基金的电话。我五月份就知道对冲基金和机构资金会开始迈入加密领域。

现在你问我的看法,我来告诉你,退休基金也开始联系我了,不是对冲基金,而是退休基金,非常与众不同,退休基金进入的速度较慢,但其拥有的金额非常巨大,它们也慢慢地进入了加密领域。

那么加密货币是否会遭到攻击呢?那当然。我们的国家是否会排挤矿工呢?那当然,但这是国家的决定,决定把钱花在哪儿,或者把资源集中在哪儿,这都很正常。我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市场横向波动。今年夏天,价格或许会保持稳定,或许会下跌,这都是有可能的。但十月、十一月份的时候,研究者会进入这个领域,我觉得牛市将在那时候开始。我很期待未来,机构零售有利可图,志于改变世界的新技术也将带来很多好处。

人们一直将这个技术称为互联网技术,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互联网技术,我们处在一场大运动的早期阶段,这场运动将重构整个金融基础设施,短期之内不会消失,这一运动不会因为熊市就放缓速度,熊市其实有利于完成工作。金融转型不会因为价格修正就戛然而止。

说实话,我很欢迎今年夏天发生的事。狗狗币出现了泡沫,人们在追求那些没有实体的币。现在还有meme币,不具备任何实体,没有发展前景。这些事都太疯狂了,一次恰当的纠正对于加密货币来说是一件好事。总的来说,那些能够留存下来的系统、表现最好的币需要拥有技术优势,令人信服的愿景,以及敬业的团队。如果不具备这三样条件,那么熬过熊市将极其艰难。

Vadim:见到中本聪的话,你会对他说什么?

Emin Gün Sire:我会说:“干得不错。愿景很让人信服。”我还会说:“感谢你,为后人铺路。”我们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长的,中本聪无疑是一位知识巨人,但人无完人,他并没有将所有的事都做得非常完美,但是他带给我们的东西,我们将永远感激。

和所有技术一样,一项技术终将被取代,我们一直遵守中本聪提出的愿景——区块链是将所有资产进行数字化的绝佳场合。我们一直遵守这一愿景,并在这一愿景上进行发展,我们采取了他的技术观点,进行了相应的改变,但一直遵守最初始的想法。这个想法就是,所有资产都应该用来交易,都应该数字化,应该毫无国界地在全球进行交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建立一个紧密联系的大家庭。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定数字资产的真实价格,所以我很期待我们从事的工作,我很乐于向他展示雪崩协议的工作。我相信他看到了肯定立马就会意识到,雪崩协议比他提出的要好。相信我们会有一段有趣的对话,我想知道他之后会说什么。

我想补充一点,我知道中本聪是一名科学家,不是比特币的死忠粉。他写作的方式,思考的方式,都说明他追随的是科学的脚步,他不会因为某个币最先出现,就陷入这个币当中。他不会因为某个协议有先发优势,就桎梏在这个协议当中。相反,他会认识到雪崩协议的不同之处,看到雪崩协议的优势所在。他会认为,雪崩协议值得更多的关注讨论。


特别声明
免责声明:本文不代表CoinVoice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如需报道或加入交流群,请联系微信:VOICE-V。

#雪崩协议

评论0条

链声黑板报

简介:专注区块链发声

专栏

更多>>